《我跟师兄去捉鬼》主角秦叔梁易富小说免费试读章节列表_非主流小说网

我跟师兄去捉鬼

我跟师兄去捉鬼 连载中

我跟师兄去捉鬼

时间:2020-05-24 09:21:45 分类:灵异 来源:落初 作者:安治森 主角:秦叔梁易富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跟师兄去捉鬼》的小说,是作者安治森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月黑风高捉鬼夜,贫嘴术士梁易富在捉鬼后的归家途中,偶然救回一名‘走了魂’的青年,而他的师父秦守信此时正在地府办差,在地府里误以为这青年的鬼魂是‘新死之鬼’,便好心带他前去半步多办事处领取‘鬼心’,可事情总会出人意料的折腾人,这位青年十分离奇的揣着‘鬼心’复活了,青年活过来后患了严重的失忆症,他变成了一个无名无姓且无依无靠的‘四无’青年;秦守信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便收了这名青年为徒,传他‘孙吴道法’;从此这名患了失忆症的青年为了寻求治疗体内‘鬼心’的方法,跟随自己的师兄梁易富展开了一段奇葩的捉鬼旅途。而我正是那名患了失忆症的青年,你们问我叫什么名字?那个…那个我,我叫秦艾德(亲爱的)。

...

精彩章节试读:

‘孙吴道法’全名为孙吴正天玄明道法,由龙虎山正一道第十九代一位被逐出师门的弟子所创造,关于他的事迹不是本文的重点,暂且不表。‘孙吴道法’一共分为五册书,分为祖师道德篇,全天世道篇,玄明符箓篇,正天阵法篇,孙吴造物篇。而秦叔从他父亲那里学习来的孙吴道法,主要是‘玄明符箓’和‘正天阵法’两侧书的内容,而‘正天阵法篇’里有一半的内容是‘孙吴造物篇’的附属阵法内容,秦叔他没看过‘造物篇’,所以这书他只学会了关于符箓所能使用的符阵内容。本来他手上还有‘全天世道篇’这一册书,可惜在****年代他无意中把这册书给弄丢了。

至于这老脸小鬼为何对秦艾德师兄弟俩所使用的道法会如此的惊讶,这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老脸小鬼用自身的阴气把插在大腿上的小木剑逼出体外,随后甩了甩自己还有点发麻的左手,恶狠狠的瞪着梁易富说:“想不到呀…真没想到老子我好不容易从那破地方逃了出来,却碰到了你们这两个会‘孙吴道法’的小杂碎”。

秦艾德不在意这老鬼为何对自己所学的道法如此敏感,相反他更在意自己为何对这老脸小鬼会莫名的产生出杀意,难道自己在失忆之前见过这家伙?

梁易富看着一脸愤恨的老脸小鬼笑道:“嘿嘿,看来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呀,知道小爷我会孙吴道法,还不老老实实的给小爷我趴下,做一百个俯卧撑,不然我可要对你进行的强烈的批评教育了”。老脸小鬼看着梁易富冷笑一声,随后说:“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杂碎,想要我老实的趴下,你得有你祖宗的能耐!”话音刚落,老脸小鬼朝着他们两人举起双手,以超快的速度伸长,向他们抓了过去!

梁易富就知道这种爱装逼的鬼魂什么的,就喜欢在摆谱后立马出招,他大喊一声:“师弟,快趴下!”。话音刚落,梁易富自己连忙往侧身往地上躺下,迅速摸出几张红色的符,朝着老脸小鬼飞了出去,同时喊道:“符起!”。

秦艾德听到自己师兄的指令,不敢怠慢,连忙往地上趴去,于此同时他微微抬头看去,师兄扔出的三张红色的符箓发出强烈的阳气,他仔细一看,竟然是“离火破煞降魔符”,是“离火破煞符”的加强版,这是需要依靠内气所驱动的符箓,而整本‘符箓篇’里记录最多的都是这种以内气驱动的符箓,这是他现在的修为无法使用的符箓。

三道符飘在空中还未贴到老脸小鬼的身上,老脸小鬼已经感到了一阵十分熟悉且讨厌的阳气,他连忙抽回双手,往这三道符拍了过去。梁易富哪能就这样看着自己好不容易驱动的三道霸道的符箓被拍走。他连忙以自己的念力控制着三道符躲开老脸小鬼的反击,随后控制符箓以更快的速度向那老脸小鬼飞去,如同三把被弓箭射出的利箭。于此同时他对着秦艾德说:“趁现在快去把那大叔鬼魂给收了!快去”。

秦艾德看着自己的师兄和这突如其来的老脸小鬼缠斗,深知自己现在也帮不上忙,刚好师兄这么一提醒,转身撒腿就往那大叔鬼魂所在的地方跑了过去,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瓶子。当秦艾德跑到那大叔鬼魂三步远的距离时,他发现此时这大叔鬼魂好像虚脱似的,上半身往下弯曲,软绵绵的,而下半身好像被上了水泥一般,一动不动。

秦艾德原本想仔细研究一下这鬼魂到底是啥东西,可是现在的情况有点紧急,他拿起瓶子对着那大叔鬼魂说了一句:“收!”。大叔鬼魂被收到瓶子里头,秦艾德掏出在蓝色的‘兑水镇魂符’往瓶口上一贴。转身朝梁易富那边望去。

此时梁易富Cao控着由三道符所演化的三把小匕首与那只老脸小鬼搏斗,可这来来回回数十招,梁易富都无法突破那老脸小鬼那可长可短的双手,虽然他的双手为了抵挡攻击满布伤痕,可他脸上却依旧露出戏虐的神情。而自己的师兄此刻额头上早已冒出许多汗珠,似乎有些吃不消了。

秦艾德看了看四周,想寻在一些称手的东西,好潜伏过去偷袭那老脸小鬼。正在秦艾德四处查看的时候,忽然听见一身惨叫,随后一个身影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他定睛一看,是自己的师兄!师兄弟俩撞在一起,倒在地上。

老脸小鬼没给他们喘息的机会,伸长双腿往他们那边逼近,同时伸出双爪向着他俩发出两道阴气聚拢而成的冲击波。师兄弟俩被这强烈的寒气冻得不由自主的发抖,梁易富连忙爬了起身,把自己的师弟推倒桌子地下,然后用尽吃Nai的力气抬起自己身前的桌子,挡住这一波阴气攻击。阴气打到桌子上瞬间在桌面上结出一沉薄薄的冰层。

梁易富用自己的后背支撑着桌子,完全没有顾忌自己后背还插着几根仙人掌的刺;他看着秦艾德吃力的说:“师弟,快跑!这家伙太特么邪门了,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秦艾德看着自己的师兄这样子,由于阴气带来的寒冷,此时梁易富虽然有桌子挡住大部分阴气,可他的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雾。秦艾德咬紧牙关后说:“不,要走得一起走!”。本来梁易富听到后还有种十分欣慰的感觉,哪想到秦艾德这小子撂下这么一句,撒腿就跑了。梁易大骂:“卧槽,你这没良心的家伙,说得好听,却自己一个人逃了”。

老脸小鬼看到秦艾德逃跑了,哈哈大笑,他也没去追,此刻他正在享受虐待梁易富的快感,哪顾得上这比梁易富还不中用的秦艾德呢。

“臭小子,你刚才不是很狂么?瞧见没,你师弟逃跑啦!不过他不会好过的,等我弄死你后,我再去弄死他!”老脸小鬼说完哈哈大笑。

梁易富虽然本领上讨不到便宜,可是这嘴巴上总要讨点利息:“哼!你这被锅盖拍出来的异形,我看你…我看你长着这恶心样,也不知道你爹妈是怎么生下你这么个怪胎,见过丑的,没见过你这长得跟锅巴一样丑的!像你这么丑,能娶到媳妇么”。

老脸小鬼一听顿时动怒大吼:“你,你这个小杂碎!找死!老子我哪里长得丑了?老子可是有媳妇的,那可是人间一代美人,那婀娜多姿的身段,那胸脯那******,嘿嘿嘿嘿”。

梁易富一听也乐了,也顾不上此刻自己有多难受,笑着说:“婀你大姨妈呀,我想你媳妇也和你一样,是一代人间**的丑女!你俩就是臭豆腐配上法国臭罐头鱼,天下一绝臭”。

老脸小鬼虽然不知道法国在哪里,这‘臭鱼罐头’又是啥,但他知道梁易富是在辱骂自己,辱骂自己也罢了,还侮辱到自己那还没登场的媳妇那里了,正所谓鬼可辱,鬼亲属不可辱。老脸小鬼加大了手头上的力道,制造出更强烈的阴气。这可让扛着桌子的梁易富苦不堪言,看来自己的身体不过多时就要变成‘山赛版的北极干尸了’。

说到秦艾德这小子,他当然不会这么没义气自己一个人逃跑,他从办公室那里跑了出来,绕过会议室,然后又偷偷的回到办公室这边,也就是从总经理办公室过来的通道上,刚回到这里,他正巧听到自己的师兄和老脸小鬼展开骂战。他顿感欣喜,因为自己的师兄此无心之举,却让老脸小鬼放低了警惕Xing,他偷偷的来到最开始跟老脸小鬼打斗的那个过道里,从地上摸起那把被老脸小鬼逼飞的小木剑,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震雷降魔符”缠绕在小木剑的剑身上,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把刚才散落在地上的美工刀,轻轻的在自己左手的食指上划了一道口子,把血涂抹到符箓上。然后小声说了一句:“符起”。手中拿着的小木剑瞬间散发出一阵柔和的雷电气息,不像刚才使用符箓时那样的霸道。

就在这气息出现的时候,老脸小鬼微微一愣,他感觉到从自己身后传来的这股气息,刚想要回头去看,那梁易富就说出那句连他媳妇也一起骂的句子。也无意中再一次给秦艾德创造了一个反击的机会。

秦艾德看着双脚还贴在地上的老脸小鬼,他警惕的走了过去,平举手中的木剑朝着那双腿就划了过去,这一下竟然把老脸小鬼双腿给砍断了。老脸小鬼惨叫一声摔在地上,他迅速收回自己变长的脚,一看!小腿一半以下的地方全没了,同时从伤口处还飘出阵阵黑烟。

他恶狠狠的大喊:“是谁!是哪个天杀的敢暗算老子!给我滚出来!”。秦艾德眼见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也不给这老脸小鬼喘息的机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老脸小鬼躯干所在的地方,举起手中的剑往他的头插了下去。

本以为这一下能直接命中,哪想到一阵更为强烈的阴风吹过,一只冰凉的女人手抓住了他握剑的手,他惊讶的望去,竟然是陈姐!?不过此时的陈姐满脸刷白,瞳孔完全变成了黑色,他惊讶的说:“陈姐?你这是干嘛?”。

陈姐轻轻的抬手,就把秦艾德扔到天花板上,随后狠狠的摔倒地面上。这被鬼附体的陈姐冷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老脸小鬼说:“我说小莫子呀,瞧你办好事?让你炼的魂种呢?”。

原来这老脸小鬼叫‘小莫子’,也不知道这名字是怎么来的。小莫子听到这轻柔的女声,身体顿时打了个冷颤,唯唯诺诺的说:“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呀,魂种,本来魂种还差些许就能炼成,却被这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臭小子给破坏了”。小莫子跪倒在地连忙磕头。

陈姐看着在地上死命磕头的小莫子,说:“行啦,别磕啦,给我跪着吧”。

“是是”小莫子如释重负的回答到。

附在陈姐身上的鬼魂看了看躺在地上咳血的秦艾德,和另一个地方早已被冻僵的梁易富;冷冷的说:“你好歹也是有两百多年道行的怨婴,连这两个小朋友也打不过,唉…”。

小莫子听到自己的老大说出这话,连忙解释:“大王您有所不知,这俩小子所学的法术可是十分诡异的孙吴道法,当年我本在人间为祸一方,哪想到有天来了个阴阳先生,也是会这门法术的,当时我被他收服后强行的送到地府里受了好几百年的苦头,承蒙大王恩德,小的才可以脱离地狱…”。

“行啦,你小子尽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陈姐撇了小莫一眼,眼神中散发出一道极强的杀气,吓得小莫子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被女鬼附身的陈姐看向秦艾德说道:“小子,你只能怨你自己很不巧赶上了我的事情,不然你还可以活多些年头”。陈姐说到这里,举起手,伸出由阴气所化的爪子向秦艾德缓步走了过去。

秦艾德眯缝着眼,心想自己这下可真的要嗝屁了吗?他紧紧的闭着双眼,等待死亡的来临,他等了好一会感觉没啥事情发生,耳朵却听到一阵强烈的爆炸声!他猛的睁开眼,此时站在自己跟前的陈姐忽然往后退了几步,一道红色的符缓缓的飘落到地上,上面所绘画的符文逐渐消失,很明显刚才的爆炸声就是这道符的威力所至。

在办公室的走廊里缓步走出一位老头,是秦叔!此时他正用力的拍着自己的后腰同时说:“我说是哪个天杀的在楼下扔了块香蕉皮,想摔死阿叔我么”。

陈姐和小莫子看到这突入起来的老头,从他口中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茬了。

还在地上挺尸的梁易富,耳朵是能使的,他听到秦叔的问话,从口中挤出一句:“那啥…那香蕉皮是我刚才扔在那的”。秦叔听到俩易富的声音,气愤的说:“就知道是你这臭小子!吃吃吃,整天就知道吃香蕉,现在被虐了知道平时阿叔让你练习的重要Xing了么”。

梁易富苦笑着说:“秦叔…你不能怪我呀,又是你说我脑子不好使,吃香蕉补脑的”。秦叔无语,真心不能和这徒弟说话。秦叔看着正躺在地上的秦艾德,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他看向被女鬼附身陈姐和小莫子说:“我说你俩,是哪里冒出来的小鬼”。说完,秦叔还用尾指掏了掏耳孔。

小莫子看见眼前这一点气势也没有的老头,正想要说话,却被陈姐伸手拦住了,附在陈姐体内的鬼魂飘了出来,竟然是个穿着一身唐装的女鬼,就是露锁骨的那种服饰;看长相还挺美的。她冷冷的看着秦叔说:“这两个小子是你徒弟么?”。秦叔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说:“想不到是个千年阴煞呀,就你这么点道行也想在阿叔面摆谱,还嫩了点”。

女鬼笑了笑,就刚才秦叔那一招,要是刚才她没有附在陈姐的肉身上,自己的手恐怕已经被炸断了;要是现在要和这老头干架,还真要耗费掉不少的时间。女鬼看着秦叔说:“你是想让我放过你两个徒弟么,不过得让他们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秦叔呵呵一笑说:“呵,我不知道你要的是啥东西,不过我这徒弟胸口有个鬼心,你想要拿走便是”。说完他还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秦艾德。

女鬼听出秦叔这话里的意思,一甩手,抓起站在身旁的小莫子化作一道阴风,离开了。眼见女鬼离开了,秦叔松了一口气,来到梁易富身前,掏出一道符就往梁易富的额头贴去,随后抓起梁易富的手以自身的内气为梁易富驱散体内的阴毒。做完这些事情后,秦叔掏出手机拨打了120。

秦艾德、梁易富、还有陈姐三人被送进了医院,秦叔也顺便到医院看一看自己被闪到的老腰。话说这秦叔是如何赶来救自己的两个徒弟的呢?这事情得回到他去了何善保家里做客时说起。

虽然秦叔和这位人称何半仙的何善保年轻时有些过节,但是日子长了两人对年轻的往事也看淡了不少,但依然互相放狠话。秦叔在何善保家里,这两个老光棍一边吃着饭盒,一边谈起年轻时的事情,还谈起了他们口中说的‘那个人’,那个早已去世的伙伴。

在他俩一番感慨的时候,忽然家里的电灯闪烁不停,平地里飘出一阵强烈的阴风;一位不速之客竟然来到了客厅。秦叔本以为是哪知不长眼的小鬼竟敢跑来找茬,正想要上去教训一下,而何善保却拉住他说:“嗨嗨嗨,你干嘛?这把年纪了还这么喜欢打架,也不看看来的是谁?”。秦叔一听,和何善保一同向客厅过来过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身白色中山装,满脸灰白且外貌长得有点帅气,留着一头黑色长发的男鬼;此时他正站在客厅那里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纸条,又往客厅四周打量着。何善保干咳一声,开口问:“不知是地府哪位鬼差前来何某府上做客?可否报上名来”。

这白衣男鬼抬头一看,秦叔微微皱眉惊讶的说:“这,这不是白无常,吕大人么?”。

相关内容推荐:

潇洒小姐

编辑潇洒小姐点评:

《我跟师兄去捉鬼》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够热血……情感丰富,背景宏大,还有点小搞笑~小调情,越看越欲罢不能,真的可以,一直在追,真心推荐……真心啊~呵呵→_→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跟师兄去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