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完整版章节目录】主角钟妜宁元重_非主流小说网

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

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 连载中

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

时间:2020-07-10 06:33:29 分类:女生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步谣 主角:钟妜宁元重

完结小说《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是一步谣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钟妜宁元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宅里斗,深宫斗,朝堂斗,其斗无穷其乐也无穷。她一步步地由深闺小姐到一朝国师,一步步地要助他登上皇位。她虽甘为一国之重臣,却怀不轨之心。到最后,尘封多年的秘密揭开后才晓得,原来他们前尘旧事,不仅仅是这二十年来的互相牵绊,它还远到很久很久以前,远到今生来世,生生世世……千年守候,逆天而行,能否换你一世相陪?...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钟妜的面前摆着一个天大的难题。 她不曾伺候过别人不说,而且她的壳子好歹也是宁太傅的千金,府中不少人认得她,这样以丫鬟的身份去伺候这两位皇子又成何体统。她是一缕孤魂倒是不在乎,可是她不能占了宁孤抒的壳子还给宁孤抒惹麻烦,那也忒不厚道了。 她为难道:“三皇子,我奉了命要为去办一桩及其重要的事,丝毫不敢耽搁……” “我倒是第一次听说地位卑贱的婢女敢拒绝皇子。”弈沉自打那第一眼后,就没有再拿正眼见过宁孤抒,恍若她就是一个及其卑贱的尘沙,入不得他的眼。 弈瀚第一次见着自家三哥对一个丫鬟如此执着,再仔细瞧了瞧钟妜。刚才见了她那身穿着打扮就没有细瞧,这下仔细打量,才发觉这丫鬟竟然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胚子。无论是五官相貌还是身段都是及其出挑的,细细再看,这样不起眼的打扮,反而凸显出一种清丽脱俗的美。果然三哥就是比自己有慧眼,看这情形,该成全自家三哥了。他同时也琢磨着要不要想个什么由头,帮三哥把这个丫鬟要了去……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做事?”弈瀚问道,要帮三哥要到这个丫鬟首先得知道她是谁,找谁要她。 一个谎言撒下去,难免要撒更多的谎言来圆谎。 “奴婢贱名不足挂齿,刚来府中不久,正在学规矩,还没有被派到任何一个夫人小姐处。”钟妜悄悄抬眼,看到弈沉的脸色愈发地不好了,正仔细回忆自己是不是那句话说错了的时候倒是自以为善解人意的弈瀚继续发话了:“三哥,我突然有些不舒服,要去方便一下,你先逛着,一会再跟你一起回宫。” 弈沉有些疑惑地看向弈瀚,道:“估摸着太傅要回府了,不不必再来寻我,我们直接在前厅见他,最后一起回宫即可。” 弈瀚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弈沉的言外之意,兄弟一场,有些话三哥不方便找太傅说,那他干脆就帮了三哥这个忙,去跟太傅要个这个丫鬟。 想到此处,他的脚步变得轻快了起来,完全忘了刚才“不舒服”的说辞。弈沉看着他的背影,大抵也习惯了自家四弟素日来的神经言行,就很快地把眼光收回来,刚好落在了钟妜身上。钟妜虽然尽力做出低眉顺眼的模样,但却关心着自己能否虎口脱险,一双眼睛时不时地偷瞄几下。结果一不小心,不安分地眼神就被弈沉捕捉到了。 钟妜觉得自己的那个动作,也算是少女的一种娇憨,再配上宁孤抒那不错的面皮,想来也应该是能让弈沉这种情窦可能已经初开的少年动心那么一下下的,但她却在弈沉的眼中看到了赤裸裸的两个字:嫌弃。 弈沉很快又把眼神移到别处,钟妜觉得自己好似听到了一声夹杂着轻蔑的苦笑:“果真是有喜欢撒谎的毛病。” 钟妜心里一个“咯噔”,有些惴惴地望着弈沉,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哪句话又说错了。她以为这个心思难以捉摸的皇子会又有个什么让人心惊的举措,却没有料到他只是挥了挥手,淡淡道:“罢了,我也不再为难你,你走吧,记住此生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为好。” 钟妜连应声都没有应声,又一次忘了礼数,喜不自胜地转身就走。跑过两处假山,忽然她的脚步停住,钟妜再也无法操纵这个壳子。这副壳子的嘴唇翕动,是钟妜熟悉的淡淡语调:“这是哪儿?我为何在这?” “呵呵,”钟妜尴尬地回答,“许是你梦游醒来……” 宁孤抒对钟妜的“梦游”之词不置可否,不疾不徐走上回拂悠院的路。这些年钟妜这个寄在宁孤抒身体里的魂魄和宁孤抒交流的唯一方式就是嘴巴,若是被不知情的人见着了,还以为是一个疯傻姑娘在自问自答。所以,为了避免让人误会宁孤抒脑袋有问题,在房间外,钟妜都很自觉地尽量减少跟宁孤抒的对话。 这条回院的路不算短,宁孤抒又走走停停思索事情,回到拂悠院时已经过了半个时辰。宁孤抒前脚还没有踏进拂悠院,蕙姑就地迎了上来。 “小姐,你刚刚去哪了啊?”蕙姑担忧道。 “我睡了一觉,觉得有些闷,就出门随便走了走,让蕙姑姑忧心了。” 蕙姑舒了一口气,“走走也好,总好比成日里见着你都闷在这个院子里。”见她神色倦倦,又问道,“可是累了?” 宁孤抒摇了摇头。 蕙姑旧事重提:“那身衣服可还合身?” “蕙姑姑,我想了想,还是不要去了。”宁孤抒回答得很是坚定。 “小姐,虽说这宁府冰冷得毫无温情可言,但宫中还有你的亲人啊。贤妃娘娘如今虽然不能帮衬你什么,到底是你的亲姨母。而这次大皇子也回来了,你小时候不是常念叨,他和公子是这个世上对你最好的人吗?你,也不去见见他们吗?” 钟妜静静地听着,突然感觉胸腔那个地方好似被谁揪起,紧接着又像是有无数根针狠狠地扎了下来。这种感觉叫“痛”,钟妜已经有十年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再想到今日自己竟然能操纵这副身子,估摸着自己的魂魄真的要完全融入到这个躯壳中去了。在这个壳子给她的“心痛”之感时,又蓦地生出一种欣喜。两种感觉交错,真是好不醉人。 宁孤抒少有失态的时候,今日突然急急转身就锁住了自己的房门,将蕙姑锁在门外。 钟妜如同发现了知己一般,只遗憾自己不能激动地握住她的手:“原来你也受不了蕙姑姑的唠叨啊。” 然而她并没有说准,宁孤抒没有理会她,只是从一个抽屉中翻出一个碧玉圆盘,盘中刻着一些复杂的图像以及难解的文字。这个玩意儿钟妜认得,是宁孤抒用来占星用的。钟妜从宁孤抒的躯壳中醒来的时候,虽然还不能跟宁孤抒说话,就已经通过宁孤抒的眼睛看到宁孤抒这个人对古籍颇有研究,尤其是对星象占卜上面更是精通。那时候的钟妜,最先获得的五感就是视觉,宁孤抒看什么,她就看什么,所以在被迫“看”了那么多星象古籍之后,她也对这个占星有了一点皮毛的认知。 此时,宁孤抒是要放大招了吗?她装着一副行家的样子,认真地看着星盘。

相关内容推荐:

蛇行天下

编辑蛇行天下点评:

不错,《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故事虽然平常但也有新颖之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女生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不轨之臣:废柴国师要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