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隐大结局全文试读完结版 山亭山遐无弹窗在线试读全文试读_非主流小说网

白衣隐

白衣隐 连载中

白衣隐

时间:2020-05-24 10:04:44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弱视的猪 主角:山亭山遐

火爆新书《白衣隐》是弱视的猪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山亭山遐,书中主要讲述了:中国古代四大美男子?  某人掰着手指数:潘安,宋玉,兰陵王……  还有一个是谁来着?  车帘掀开,白衣少年媚意横生地瞟了她一眼——  那一刻,她全身一麻  竟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

精彩章节试读:

马车从竹林小居驶出时,已月上中天。

夜空晴朗,点缀着或明或暗的星光,使得这片绿竹林带上了一丝迷离和一丝微不可见的清冷。

斜倚于榻,背靠车壁,山阴摊开手中的画卷,看着画中微坦胸腹,合眸卧榻的男子,心情忽地大好。把洒言欢,小亭共醉,这算是有一份交情了吧。

回到院落,沐浴上床,一夜好眠。

第二日清晨,带着新得名的“古董羹”,山阴前往“醉生梦死”。经过几日思索,她决定找阮五合作,将“古董羹”的版权授与他使用。这决定自然不是一时兴起,山家产业多以粮食、酒业与船舶货运为主,并不涉及酒楼生意。再者如今各大产业在族伯的安排下,有具体掌事人,如她管理的酒厂,山遐负责的船舶货运,这其中已形成一定的利益关系,她若是想重涉一个新的行业,只怕有心也难成事。这几年她上交家族的钱财数目都很可观,如今,是时候为自己多谋一些钱财以备不时之需了。

果不其然,阮五是个识货之人,一看到山阴为他展示的“古董羹”,便看到了这中间的巨大商机,当下拍板成交。调料、锅具由山阴出,将来所得利润四六分成。

生意谈妥,自少不了几杯酒庆贺。席间,阮五神秘地凑近山阴,“小郎可知我这酒楼近日风头大盛?”

山阴眉头微挑,等待他的下文。

“雪压江南奇货可居,已炒到两百金一坛。呵呵……便是皇室中人想要,也要通过正儿八经的竞价方得。小郎,如今这酒楼的客人每日爆满,你看趁机推销古董羹岂不很妙?”

“五郎经营酒楼多年,于生意上,是山阴的前辈。你作主,自然不会有错。”

阮五点点头。山阴与他相交多年,他自是明白他的禀Xing。商人谋利,却也重义。个中意味,不言而明。

因着她亲自前来,阮五将雪压江南的本金先行奉上。售价二百金的酒,按一坛一百金结算。山阴嘱咐护卫装了车,回了府第。

眼看着回来已半月有余,除了回来那日看到兄长,后来又碰了次面,至今未去探望。一来怕兄长忙于手头上的事务,无暇理会自己,二来自己也疏懒了,在外东跑西跑,回了院落便想静静呆着。

择期不如撞日,今日便前去一探吧。山阴令护卫转了车头,往山遐的院落驶去。

马车“答答答”绕过庭院中的小湖,远远望见那一片桂树所在的位置,就是山遐的院落了。

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叫唤:“阿阴可在马车之中?”

山阴掀了车帘,小道上站着的人身如扶柳,眉目淡淡,正是山亭。几日不见,她越发清瘦了。只是精神却好了一些,除却那身单薄的我见犹怜,整个人倒是透出了一种坚韧淡泊之色。

“阿姐有事?快上来。”

山亭没有迟疑,握着山阴的手踏入了马车。

两人在马车中相对而坐。

“先不去兄长那了,四处转转吧。”山阴转头吩咐护卫。

马车驶动。山阴微笑着看着山亭:“姐姐气色好多了。”

“阿阴。”山亭微微抬眸,今日,她是有心前往山阴院落寻她的。因着没遇上,心中正懊恼。谁知折道返回时赶巧碰上,“那一日归来,想着以往的种种,我真是连求死的心都有了。

可绝食了几日,反倒想明白了。Xing命可贵,他那人如何值得我这般相待……你知道吗,以往看着你扮成男子,我们几个姐妹虽面上有礼,实则心中是鄙夷不屑的。经此一事,方知自己的见识有多浅薄,方知阿阴处事之妙……阿姐在此,给你赔礼致歉了。”

说罢,她郑重一礼。

当面承认自己心中曾有鄙夷,明明白白道出自己为情**,山亭,倒不失为一个磊落的女子。只是,山阴心中一顿,她竟然还**过。幸而未遂,否则……

忙道:“阿姐能够想通就好了。这世上,好郎君万万千,何必受拘于这一棵枯树。”

山亭摇摇头:“经此一事,我于男女之事已看淡。今日来找阿阴,一为致歉,二为感谢。”

未出阁的女子与人私会,说到底不是一件正大光明的事。族中长者若是知道,她的名声不好听不说,婚配必然有一番周折。山阴将此事暗自压下,保全了她的颜面,又在那日当面戏弄裴三,掌掴王式为她出气泄愤。这份相护之情实是令得她动容。

“阿姐说笑了。你若愿意,找个好日子你我一起去散散心。看看这大好风光,心情自也舒畅了。”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山阴将山亭送回院落,才驱车返回。只是这一来一回,赶往山遐院落时,被告知山遐已出门去了。当下怏怏而回。

又过了几日。

这天,山阴正在院中弹琴,一护卫大步来报:“郎君,听说郎主回来了。”

父亲回来了?山阴一喜:“且去大门口相迎。”

浩浩荡荡的队伍从山府门口直排到东柳大街。威武肃然的护卫整齐有序分列而站。几十辆马车从从容容缓行至前。

阵容强大,气势俨然。

这时,队伍最当前一辆马车从队中冲出,直向院中而去。马车所经之处,掀起一阵浓烈的酒气。山阴一见,立刻提步跟上马车。

果不其然,掀了车帘,榻几上横七竖八叠着各式酒坛子,山父正仰卧于榻上呼呼大睡。那一声又一声的打鼾声直震得车壁一颤一颤的。

只是,山阴目光转向榻上另一侧正坐的青衣男子。他双目微拢,气质清贵,正悠悠地靠着车壁养神。

似是感觉到山阴打量注视的目光,他微微睁眼,直直看过来。

只一眼,他有礼地微笑颔首。

山阴从容拱手:“家父不胜酒力,见笑了。不知如何称呼?”

青衣男子道:“在下孙江,字子荆。”

“在下山阴。朗君与家父路途劳顿,请先下车,到房中稍事休息。”

孙江一拱手,在护卫的带领下去了厢房。

山简这一醉,睡到第二日晚间方才悠悠醒转。他本是好酒之人,烂醉是常有的事,众人早已习以为常。

一觉醒来,山父召了山遐、山阴、孙江一道赴宴。

这是真正的家宴。除却他们几人,再无其他闲杂人等。

席间,山简郑重介绍:“孙小郎乃孙资之后,因家中遭变,随我来至洛阳。他腹有机谋,胸怀大略,实是你二人的楷模。年岁又略长于你们,你二人便尊他为兄长吧。”

山父鲜少有如此严肃的时刻,当下,山遐、山阴对视一眼,应道:“是。”

孙江忙回礼:“不敢。唤我子荆即可。”

“这是我家大儿山遐,他为人忠正耿直,是位昂昂男子,小儿山阴擅酿酒,通书琴,长相虽柔美了些,但胆色过人,机敏不凡。”

孙江眼光掠过山阴:“在江南时就曾喝过小郎酿的美酒。江南一带对小郎的技艺极为推崇,没想到今日竟能结识。”他举起酒樽,朝着几人一礼,“孙江先干为敬。”

几人一口干尽。算是认识了。

放下酒樽,山简奇道:“江南一带也有我儿酿制的美酒?想不到竟传得这般远了。”他哈哈大笑,“小儿最得我之真传。”

几人言笑晏晏,拉起家常。直聊到夜深才散。

孙江、山遐施了礼先行离去,山阴被山父留下了。

榻上,山阴恭敬地端起一杯茶水递给山简。山简微饮了一口叹道:“我儿游历又是一年,你不在家,父心中甚是挂念。”

“女儿不孝,”山阴歉疚地低下头,“让父亲担心了。”然很快她又双眸大亮,得意洋洋地靠近山父,“此次游历回来,女儿的新作‘雪压江南’已名动洛阳。”

“雪压江南?”提起美酒,山父果然开怀了些,“可有备下?”

“那是自然。明日便给父亲送来。”

山父颔首,他伸出因长年练武而长满双茧的大手。那双大手轻抚上山阴的鬓角:“一转眼,你已十四了。过了今年便要及笄了。”

语气中,有着一丝怅然。顿了顿,又道:“自古女儿家皆以夫为天,因夫而荣。为父知你心高志远,不愿嫁与一般男子。这孙江,乃名门之后,我观他心志坚韧,胸有雅量。他日我向皇上举荐于他,必有一番作为。此儿颇中我意,我若为你提亲,他感恩之下必会应允,你意下如何?”

“父亲怎地这般着急?”山阴笑道,“女儿心中还未有此打算。”

“良婿在前,自然要早早定下。若非他此时落难,以我等门楣只怕还攀不上。”

“父亲,”山阴也是面色一凛,正色道,“女儿这几年能游历在外,见识大江南北景物风光,全赖父亲包容。一旦嫁作他人妇,便如笼中鸟,纵然笼子再精致华美,我心被缚,谈何欢喜?再则,这世上如父亲般对母亲钟情不二不娶他妇的能有几人?若非一生一世一双人。山阴宁缺勿滥。”

相关内容推荐:

懵懂无知

编辑懵懂无知点评:

《白衣隐》这本书写的很好从章节到内容都能给读者以新的感觉同时能吸引读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白衣隐